明星们的家:我理想中的“芳华”

2018/02/09 15:04发布 阅读量:85 来源:设计最前沿

  李玉刚的家,恰好是他耐心世界的还原,比其他明星的家,这里多了些禅意。

  拨纵横,镇纸厚重。丹青色泽,囊括寰宇。空气中有微尘在飞扬。随着蜿蜒笔势游走,跃然纸上。

  香炉袅袅青烟起,稳坐彼处,又在此处。佛堂无佛,禅心无心。只因天地尽在此,于是,禅房是世间,世间处处皆是我的禅房。

  北京老城,后海以西,恭王府以北沿着一条窄窄的胡同一直向前,可以到达胡同里唯一一户朱门高墙的四合院,这个院子最早属于一个银行家,后来几经周折。在2007年,作家冯唐将它买了下来。

  冯唐对于居住的要求看似简单:第一,干净第二,东西不要摆得满满当当第三,别太冷,别太热,别漏雨但这无疑又是一个思想丰盛的人的要求无需无聊的事物来堆满空间。

  在文章《我心目中理想的房子》里,冯唐特别强调:要有个大点儿的院子,有树,最好是果树或者花树,或者又开花又结果。

  “每年花树开花那几天,在树下支张桌子,摆简单的酒菜,开顺口的酒,看繁花在风里、在暮色里、在月光里动也值了。”

  如果要选一个非常具有中国韵味的女性,那这个人当属杨丽萍。如果要选一个中国女性中活得格外异类的这个人还是杨丽萍。

  她是独一无二的孔雀公主,她与世界沟通的方式除了舞蹈,还是舞蹈,她这一生是和天地自然相连的。她说,生命里只有“应该”和“不应该”,对和错,好和坏,都是别人眼里的。

  在别人看来,舞蹈是吃青春饭。而杨丽萍把舞蹈变成了吃一辈子的饭。1994年,独舞《雀之灵》获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金奖。2015年,最新舞蹈剧《十面埋伏》登陆各大剧院。从《雀之灵》到《十面埋伏》杨丽萍美了20多年。

  她一直在跳,还在最棒的舞台跳,还赢得雷鸣的掌声,中国女人,放弃自己得太早了。而杨丽萍,从来没有放弃自己,不管是身材,还是事业,更是自己的梦想,哪怕自己已经不再年轻。

  杨丽萍虽然在艺术上的成就很高,获得的荣誉和地位很高。这样一个孔雀仙子,按理说不食人间烟火,她却将艺术和生活分得很开,她把日子过成了童话、过成了诗。

  云南大理有个三面环海的半岛叫玉几岛,岛的西面有苍山横列如屏,东面有玉案山环绕衬托,环境极为优美,岛上的古渔村已有四千年历史,民风淳朴,鱼虾水产种类丰富。

  杨丽萍在玉几岛建了两栋别墅“太阳宫”、“月亮宫”,太阳宫沿一株百年大青树而建,占据了小岛最好的礁石和湖水。杨丽萍认为,太阳宫是世界上最美的房子。

  因为游人逐步增多。2009年杨丽萍和千里走单骑酒店管理公司合作把“太阳宫”改建为杨丽萍艺术酒店。

  杨丽萍艺术酒店位于半岛最临海的一端,整个建筑依岛岸纯手工而建,与礁石林木融于一体,掩映在繁花绿叶之间。

  这个因它的主人而变得神秘的酒店,吸引着无数游客的好奇心,很多人也因为杨丽萍知道了双廊,一定要参观一下这个洱海畔玉矶岛的名片。

  白天温暖的散漫阳光,黄昏日落苍山的乱云飞渡,夜晚触手可及的星斗银河,还有庭院微风中绽放的山茶,壁炉里噼啪燃烧的木柴,火边围坐觥筹交错的挚友,仿佛一座迷幻之城。

  杨丽萍艺术酒店共有7套房间。都是复式风格,落地窗三面环海,兼顾室内东边观日出西边赏日落,随处可将苍山洱海无限风光一览无余。

  高挑的复式空间下,硕大的礁石被包含在房间内,天然成为了客厅的主背景。美妙的乐曲响起时,古老的梨木床榻,柔软的鹅绒床品带来时空穿越的遐想。

  整个酒店的风格,无一不体现杨丽萍的艺术修养,和她一贯追求纯自然的风格,酒店里的摆设充满了浓郁的民族与艺术气息。从卧室到露台,处处都渗透着惊艳的感觉。

  古香古色的烛台,落满岁月尘埃的字画,粗重的原木衣柜,木案上摆着厚重的大开本书,翻开却是《心经》,一缕藏香钻入呼吸,即刻令人心如止水。

  有时候你会没来由地觉得,居所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外在体现,居住在心爱的屋子里,其实是居住在自己心里,铅华洗净,返璞归真。

  这样充满自然灵性的环境,造就了这样一个仙气缭绕的杨丽萍。杨丽萍说最好的跳舞的年龄是50岁,她说就算老了也要跳舞,没有舞台就回家跳,在树下跳,在河边跳,老得动不起来了,也会在头脑中默舞。

  “其实孔雀基本生活在比较暖和的地方,但真遇到冬天它们也不怕,而且孔雀是有灵性的鸟,基本上你看不到它死在路边,除非是被人为打死的。当它老了,它会自己找一个特别美好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杨丽萍悠然自得地说。